摘要:经历了史上最长春节假期的 A 股,没有意外,开盘大幅度调整,跌幅几乎要逼近 23 年前的记录,A 股辛苦一年,只用了一天就没了。群里流传着 2020 年开年以来,各种商品的收益图,股票市场自然垫底,与之对应的,是今年在 5 月份即将要产量减半的比特币。开年以来在各种商品中,比特币的收益率第一。

经历了史上最长春节假期的 A 股,没有意外,开盘大幅度调整,跌幅几乎要逼近 23 年前的记录,A 股辛苦一年,只用了一天就没了。

群里流传着 2020 年开年以来,各种商品的收益图,股票市场自然垫底,与之对应的,是今年在 5 月份即将要产量减半的比特币。开年以来在各种商品中,比特币的收益率第一。

这个3月份要减半的项目,从来没人提起过插图

这轮减半行情,大家在年前已经领教过了,以 ETC、Dash、Bitcoin SV 为代表的减半减产币在过年前让行业仿佛到了牛市,翻倍成了基本操作。而在这些减产币中,有一个比以太坊还要早的老牌项目 Flo Network,却无人问津,即使它一度也翻了倍,即使它很可能是史上第一个挖完的 PoW 项目。

这其实也不奇怪,翻看 Flo 的 Twitter,这个号称是加密货币项目中可以排进前十老牌的项目、拥有 1.2 万粉丝的账号,近期的转赞评仅有 10 个左右,毫无热度。社群中也没有人讨论 Flo,即使在 1 月 31 日 上涨近 80%,远超那些主流减半币的单日涨幅,社群中也依然没人讨论这个似乎已经过气的老牌项目。

要说 Flo,不得不先提到曾经的美国知名电商 Overstock。

Overstock 的极端转型

这家 1999 年成立的电商平台,从命名就可以看出营销策略:库存过剩,主打折扣商品。虽然当时美国电商的泡沫刚刚破裂,但靠着创始人 Patrick Byrne 过人的运营能力,这家以折扣日用品和家居用品的电商平台在 3 年后就登陆了纳斯达克,比同年代成立的阿里巴巴早了 12 年。

在美国人民还没有开始消费升级的那几年,Overstock 的日子非常不错。从财报上看,Overstock 的营收与日俱增,净亏损也有下降趋势。在 2008 年还获得了「用户最佳选择」的奖项。

好景不长,Overstock 没有保持住长盛的势头,数据说明了一切,2017 年的财报上,Overstock 的净亏损已达 1.08 亿美元,2018 年的 k 甚至。外在原因是,消费升级开始形成,折扣电商不再是美国人民的宠爱;而内部原因是,创始人 Patrick 的重心已经不在电商了,而是加密货币。

Patrick 对于加密货币的迷恋,也和 Overstock 有些许关系。2005 年,Overstock 的股价从 04 年的高点不断回落,Patrick 认为,有人在「裸做空」,就是手里没有股票但一样可以卖出做空的方法。据福布斯报道,在 2005 年 8 月的一次电话会上,Patrick 描述了那些对冲基金、商业记者,以及监管机构如何想办法做空 Overstock 的股票。这并没有结束,在两年后,也就是 2007 年 2 月,Patrick 起诉了包括高盛、摩根斯坦利、花旗银行在内的 11 家华尔街巨头,指控他们做空 Overstock 股票,索赔 35 亿美元。

这场官司的最终结果,是 Patrick 赢了,虽然代价巨大,但对于公司来说这也许是件好事。不过,经历了这些的 Patrick 开始厌恶传统资本,比特币与区块链的出现,让他找到了让资本变的透明的新方向。对此他深信不疑,甚至他表示区块链可以让世界不再有贫穷。他认为区块链和比特币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好,就像今天的 Cosmos CEO 新项目 Virgo 的愿景一样。

Patrick 并不只是说说而已,2013 年,Overstock 成为第一家支持比特币支付的大型电商,据说,为了让平台支持比特币,Patrick 要求员工节假日都不准休息。为了支持自己喜欢的区块链,这位曾经的营销天才表示甚至可以卖掉 Overstock 的零售业务,全心服务区块链行业。

就这样在 Patrick 的坚持下,Overstock 在区块链上开始有了名气。2014 年,Overstock 旗下负责区块链投资的子公司 Medici Ventures 开始土地所有权上链的服务,支持链上管理地产;而另一家旗下区块链子公司 tZero,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第一家完成 STO、融资 1.34 亿美元的项目。

2018 年初加密货币行业的风口达到巅峰,Overstock 也达到了在区块链行业的巅峰,金融巨鳄索罗斯为其投资 1 亿美元,据说,为了投资 Overstock,索罗斯清仓了自己所有的 Facebook 股份。不久后,在区块链的风口下,Overstock 这家以折扣商品起家的电商平台,股票达到了历史最高点 89.8 美金。

而就是这样一家在法庭上硬刚 11 家华尔街巨头,all in 区块链后获得金融巨鳄索罗斯投资的公司,在区块链的应用上,使用的是 Flo Network,这是 Patrick 在一次采访中亲口承认的。

Flo 的特点

作为典型的小矿币,Flo 的推进全靠社区。就像去年那个用大学学费梭哈了乌龟币的孩子,社区里都是一群非常早期就对区块链产生兴趣,和一些对共识矿币非常看好的成员。无 ICO、无预挖、无投资等这种参考比特币、与现在新项目完全不同的启动方式,在若干年前还是这些小矿币的标配。

相比比特币,Flo 的出块速度很快,只要 40 秒,按照每 80 万块产量减半的规则,Flo 的减半周期很短,这可能也是这轮减半行情没有炒作的主要原因。今年的减半时间大约在 3 月份,而 Flo 上一次减半就在去年 1 月,减半周期只有一年。

快速出块,减半周期短,也让 Flo 成为了有可能是历史上最先挖完的矿币,数据显示,总量 1.6 亿的 Flo,现在已经挖出了 96.2%。

Overstock 之所以选择 Flo Network,可能有两点原因,一是 Flo 主打的 Flodata 功能,不需要进行任何智能合约的反编译或者特殊的软件来阅读,完全是纯粹的文字;而是开放索引协议 OIP 功能,在当时看来,可以开发出高端应用。

由此,Overstock 旗下的 Medici Ventures 在将土地所有权上链的时候,记录在 Flo Network 上,另一家 tZero 的应用同样也是用 Flo 来做记录,在 2018 年,Overstock 股票达到巅峰的那段时间,Flo 的价格也达到了它的最高点。

随着 STO 雷声大雨点小的趋势,再加上加密货币行业整体萎靡,Overstock 的股票一落千丈,Flo 也不例外,热度不再,就像 1 月 31 日那天近 80% 的涨幅都无人问津。

从 Flo 的 Twitter 上看,他们依旧在探索 Dapp。不可否认 Dapp 依旧有用户,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 DApp 的风头已过,去中心化应用有这样那样的问题,没有持续趋势,无法吸引到外部用户。

或许,Flo 的落寞也与 Overstock 的新宠乌鸦币 RVN 有关,此前 Patrick 在回复 Twitter 网友关于投资了哪两种加密货币这个问题时,他说他只投资过比特币和 RVN。

现在乌鸦币已经是 Overstock 系列公司的第一标的:Overstock 手里持有 RVN,Medici Ventures 也在开发支持 RVN,tZero 的基础设施中也支持 RVN。

也许像 Flo 这样的小矿币,拥有一群从早期就对区块链产生兴趣的少量真粉,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