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以太坊以130美元的价格迎接2019年,同样又以130美元的价格结束了2019年。这一年里,以太坊起起伏伏,但最终它不多又不少地回到起点。(2019年以太坊价格走势)这一年里,比特币的价格从年初的3...

以太坊以130美元的价格迎接2019年,同样又以130美元的价格结束了2019年。这一年里,以太坊起起伏伏,但最终它不多又不少地回到起点。

以太坊结束了平淡的一年,2020年它会崛起吗?

(2019年以太坊价格走势)

这一年里,比特币的价格从年初的3500美元涨到了现在的7000多美元,翻了两倍。与之不同的是,现在的以太坊像极了2015年的比特币

以太坊结束了平淡的一年,2020年它会崛起吗?

(2015年比特币价格走势)

那一年,比特币在接近年底的时候终于走出方向,而在当年的大部分时间里,它表现平平无奇,虽然有涨有跌,但价格仍维持在同一水平线。

那么,以太坊的2020年会走出比特币2016年那样的行情吗?

这两个年份有些相似,都是“减半”的一年,也都是距离上一次高点的两年后,同样也都是被期待走出暴涨行情的一年。

况且当下的以太坊还有着与2015年的比特币类似的错觉。就像当年比特币经历支付需求落空一样,以太坊上的IC0项目成为熊市期间的负担,项目方们可以毫无顾虑地抛售那些靠IC0得来的ETH。

和中本聪的比特币一样,V神对网络可扩展性的愿景已经卡了几年而不是几个月,但在别的领域,它们反而变得越来越有看头。

一、外在是区块链,内在是Defi

区块链兴起于2014年,但在2016年以更快的速度崛起,这也是比特币能在2017年起飞的一大原因。

以太坊的推出可能也带动了比特币,因为最初你需要购买BTC来获得ETH。

然而,由于以太坊是图灵完备的,它并不需要一个全新的区块链网络来实现一个新发明。相反,任何可编码的东西都可以用ETH来编码,包括有些原始但完全可以自动化的银行

例如,其中一个案例就是,去中心化银行MakerDAO所发行的稳定币DAI,它提供的活期利率已经达到银行的10倍(一般而言,银行的活期利率在3%左右)。

可以说,在这一点上传统银行缺乏优势,因为他们有办公室、有想要丰厚奖金的员工等等成本,而这些成本显然是由银行用户支付的。而所有的这些,在以太坊上都被极其廉价的代码所取代。

就目前而言,这项发明还很年轻,有很大的发展空间,而这种Defi(去中心化金融)的概念也已经被普遍证实具有可行性。

二、从Defi到技术革命

有些智能合约非常复杂,例如,要创建DAI合约,你要放入ETH,管理抵押品、对冲、套利、创建代码价格管理策略,基本上是要做你自己的银行。

但从终端用户的角度来看,大家不必关心这么多。你需要知道的只是:合约是否被黑客入侵,如果没有,它运行了多长时间?

这虽然不是一个完美的衡量安全的办法,但相对而言,它是一个可以用技术水平来量化风险的有效方式。你无需费心管理抵押品,只需要用ETH换成DAI,就能赚取储蓄。

假设你有10万美元的存款,你认为股票价格可能太高,或者认为美元会走强,或者仅仅只是想有一些又快又方便的理财储蓄。

最后一种情况的办法就是放在银行存活期,但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,你会因为通货膨胀而损失钱,因为很多地方的银行利率极低,能给的活期储蓄账户的利息基本上是0%。

但如果放在DAI这样的去中心化银行体系,却能获得4%的储蓄利息。人们要做的仅仅是先购买ETH,然后换成DAI。

我们想象一下,如果这么做的人多了,就间接地推动了以太坊价格上涨。因此,明智的做法是保留一部分ETH,而不是全部都变成DAI。通过这一个例子,你或许可以想象出未来以太坊的发展方向。

三、2020年,ETH会崛起吗?

如果你将以太坊看做是通向全新DEFI领域的大门,那么目前它的价值就存在低估的可能。

就像多头情绪高涨,会与现实脱节一样,空头也会发生这种情况。空头往往可以给出很多下跌的原因,但目前来看,除了一些老生常谈的原因之外,我们还不清楚以太坊未来还会有什么负面。

是的,升级总是被推迟,因为过于复杂,或者别的原因,你甚至不确定最终是否会发布。

是的,与比特币开发者一样,以太坊开发者也会因为糟糕的沟通技巧和对“投资者”的轻视而变得傲慢,有些人甚至已经离开,从而拖慢了进展。

以太坊缺乏明确的货币政策——话虽如此,但以太坊目的是将通胀降至接近于零的水平。

IC0项目们卖了又卖,很多项目毫无成果,进度一拖再拖,说它们半去中心化也不为过。

在这两年熊市里,这些缺点都浮出水面,而且还不止这些,但走到最后,以太坊仍有130美元的价格。

这可能意味着所有的负面因素都已被消化,市场仍然认为,甚至是非常顽固地认为,它至少还值130美元。

如果没有进一步下跌,大概就意味着它必须上涨,因为在熊市期间,许多潜在的利好因素、升级发展都被忽视了。

虽说Defi看起来只是一个领域,但它可以通过大量的应用程序,缓慢地、逐步地使更多的金融服务自动化,最终推动银行和其他金融实体的发展。

此外,升级的延迟已经反映在价格上,虽然目前还不清楚其他的既定因素是否也已经反映在价格中。

例如,市场真的相信以太坊的通货膨胀率会降至接近于零甚至负值吗?

通过PoS获得利息的潜在需求是否已经反映在数字资产的价格中?一旦PoS退出市场,被锁定的ETH会怎样?将 ETH 1.x(现有以太坊平台协议升级集合的名称)转换成POS的分片机制有何新计划?

我们还可以列出很多很多问题,但要知道,以太坊在去年早些时候曾被宣告死亡,它却走到了今天。

所以,它还有再次崛起的机会,因为它已经完成了很多目标,还有更多目标等着去实现,同时,它创造了很多新观念(例如Defi),有的已经落地,有的才刚刚启动。

至于估值,如果我们仅仅只谈一个方面,比如替代某些银行服务,哪怕只有20%的机会,哪怕只获得1%的市场份额,这仍然是一个价值万亿的事情。

就像达尔文曾说的:“最终能生存下来的物种,不是最强的,也不是最聪明的,而是最能适应变化的。”